返回旧版首页
当前位置: BIM新闻>>BIM人物

杨宝明:深入应用BIM技术 提升项目精细化管理水平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5日 14:59 来源:《东阳人》2016年第4期
摘要:

深入应用BIM(建筑信息模型)技术,从工程量测算、成本控制开始,最终实现全员过程(成本、进度、技术、质量和安全)应用BIM资源数据,提升项目精细化管理水平。

得数据者得天下。

建筑行业其实是一个大数据行业,掌握数据能力强的,将产生极大的竞争优势,并一定会是一种核心竞争力。

从中国建筑行业现状来看,集团集约化的突破点更需要从数据的集约化着手,企业级的工程量、价格、消耗量指标数据库有了,集约化运营才会有一个良好的基础。

深入应用BIM(建筑信息模型)技术,从工程量测算、成本控制开始,最终实现全员过程(成本、进度、技术、质量和安全)应用BIM资源数据,提升项目精细化管理水平。

——杨宝明


杨宝明博士,一个在东阳乡间长大的农民的儿子,怎么会涉足建筑软件研发领域,开创新“鲁班”事业的?又怎么成为我国首家建筑业互联网金融平台创始人,联合行业战略投资人发起创办首家建筑业互联网平台——班汇通(www.banbank.com)的?如今的“上海鲁班软件有限公司”研发人员数百,服务人员上千,公司业务遍布大江南北;班汇通平台作为建筑业领域的首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业务发展蒸蒸日上;如果我们因此说,杨宝明是“事业有成”的“潜力股”的话,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他如何以独到的眼光,跨入“新领域”,施展自己的智慧与才能的。

站在“工匠”的肩膀上

不妨追述到杨博士高中毕业那年。

考大学填志愿是许多青年学生都必定经历的事。早些年,农家子弟填志愿的第一要义是“跳出农门”,至于考什么专业,将来如何发展,那是退而求其次的事;不像如今,无论城乡学生填志愿,都想着哪个专业最热门,利于将来谋个工资高、职业稳定的工作。据此,农民的儿子杨宝明考大学,当然该首选前者。但他似乎有点另类,在他看来凭自己学习成绩“跳出农门”并不值得担忧,而将来如何发展倒值得思考、斟酌。

“既然父辈都是木匠、泥水匠,那我就选择土木工程吧!”他平静地讲述着人生第一次选择,“爱因斯坦说他所有的成就是‘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取得的,离我最近的‘前人’是哪些人呢?当然是泥水匠、木匠。”

自我调侃的话语间,隐藏着智慧。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国企‘上海建工’,后来又转入‘同济建筑’。我不愿坐在办公室,我知道办公室里走不出真正的建筑师,所以我选择到工地,从最基层做起。”

当然博士“包工头”承包的第一个项目就有点“格别”。那是1993年,和记黄埔在上海开发华尔登广场,这是国内第一批采用国际工程惯例FIDIC条款的工程项目,对如何招标、投标、评标,包括其内容、要求、格式、程序、方法和技巧,以及如何对施工合同管理等都有规范要求。相比当时国内的施工合同都只有几页纸,面对一沓厚厚的全英文合同条款,多是文盲半文盲的项目经理看着一块“大肥肉”,就是无人敢接手,于是,机遇就这样光顾了杨宝明。

最终,杨宝明不仅成功承接和完成了华尔登广场项目,而且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这一做,我就做了十年的‘包工头’。”

杨宝明用不紧不慢的语速讲述着他担当项目经理的故事,瞳子里闪烁着智慧的亮光。

“我是有着博士学位的项目经理,工作中我思考最多的是如何让项目管理更科学更高效,否则,要读那么多书干什么?”他习惯地咂了咂嘴唇,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93年开始做项目,我就将电脑带进了工地,许多工友们都没见识过这玩意,我知道当时许多有经验的老师傅也许在背后嘲笑我,‘瞎子点灯——白费蜡’,‘书腐’。可我坚信,把工地管理记入电脑,把工匠师傅们实际操作的数据记入电脑,把工地发生的变化记入电脑,我就有可能‘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在建筑领域做出革命性的事业。”

也许,自幼生长在建筑之乡东阳,长大成人后进入建筑行业,这对众多东阳“后生”来说,是最顺理成章的事了。杨宝明进入建筑行业,按说也不奇怪,然而,他没有沿袭传统的“学手艺”之路,他是带着“想法”去做项目经理的。他要把从小耳濡目染的“泥水木匠”话语,数年来在学院悉心研究的理论,通过“工地修炼”,转换成为进入这一领域的基本话语权,转换为现代建筑行业的基石,这恐怕就真需要点智者的眼光了。

鲁班的眼光

鲁班因草叶划破手而发明锯子,因造凉亭避风雨而发明雨伞,因见裁缝用粉袋画线裁衣而发明墨斗……这些美丽的故事打小就深深烙在杨宝明的心底,他想,聪明的鲁班一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否则他怎么能有那么了不起的眼光呢?

做项目经理时,看到民工们背着锯子、斧头、刨子,到工地找工作,杨宝明就会心生一丝悲凉,转而萌生一种不安分的念头:“鲁班的后人几千年后还用着老祖宗留下的工具,祖师爷九泉之下会不会在嘲笑子孙后代没出息?落后的劳动模式,还要持续多久才能改变?”

十年工程项目经理,与泥水匠、木匠、钢筋工、水电工一同跌打滚爬,积累了第一线工作经验,也积累了创业的资金,孕育了多年的“工程数据管理”该萌芽了。杨宝明决意辞去国企公职,创建“新鲁班”,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走出一条新路。他将自己的软件公司取名为“鲁班”,真是意味无穷啊。

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这也是一条前程无量的路。

让我们跳过公司发展所经历的琐碎的坎坎坷坷,从《建筑时报》上摘录一段发生在“鲁班”身上的“世界软件史上罕见的恶意代码植入事件”,或可侧面了解些“鲁班”发展之不易了。原文的题目叫做《潜伏,引爆‘逻辑炸弹’》(见2010年5月31日《建筑时报》第5版)

2007年10月1日,上海发生了一起国内从未发生过、世界软件史上极为罕见的恶意代码植入(俗称“逻辑炸弹”)事件。一名潜伏上海鲁班软件有限公司的程序员,在参与软件编制过程中,暗中在软件中添加恶意代码,导致使用该公司软件的多家企业发生计算机数据被删除的险情,险乎导致近十万企业用户数十亿元的巨大损失,导致上千公司员工和代理商员工失业。

没有硝烟,没有火焰,没有巨响,然而“逻辑炸弹”的冲击波震惊上海,震惊全国,震惊国际软件业界。

这场“逻辑炸弹”案件最后有赖上海警方得以告破,在精通电脑软件专业的检察官努力下,法庭依据事实,秉公执法,以罪犯锒铛入狱而告终。公司也因及时采取果断应对措施从而将损失降低到最小,躲过了灭顶一劫。

老祖宗发明锯子、刨子、尺子,造化世世代代,徒子徒孙只管享用,何有不测之虞一说?“鲁班”研发工程软件,却叵料横遭潜伏暗算,险些阴沟里翻船。江湖之险恶真非老祖宗公输班可料想啊。

然而,凡事皆辩证,有暗算不也正好说明“鲁班”的眼光是睿智的,是超前的,鲁班的事业是符合建筑管理行业发展趋势的吗?BIM技术是国际公认的建筑生产力革命性的技术,2015年,国家住建部出台了《关于推进建筑信息模型应用的指导意见》,上海、广东、湖南、黑龙江等多地跟进,对建筑行业的BIM应用提出了强行性要求。而鲁班早了数年就致力于研发BIM技术的本土化,这恐怕用“额骨头碰到天花板”来做解释,那也太牵强了。鲁班的眼光,杨宝明的眼光,不能不让人望之而心生敬意。

2013年,鲁班软件的单机版算量软件宣传免费免锁,是行业内的第一家。目前,鲁班软件的单机版建模算量软件及造价软件客户端达到9款,免费免锁后,增加了近40万的注册用户,达到110余万。

2009年,鲁班软件将公司的研发重点从BIM的岗位级算量应用,率先向项目级、企业级的BIM系统与平台进行布局,从单机应用转向互联网平台,从单一的算量应用延伸至成本、进度、技术、质量安全管理等方面的106个应用,并从传统的单机软件销售向系统销售商和BIM咨询服务转型。目前,鲁班BIM项目级服务已经在迪士尼、上海中心、苏州中心、绿地西南中心、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苏州现代传媒广场、珠海仁恒滨海中心等近400个大型复杂项目中得到深入应用,形成一套完整的BIM实施体系和方法论;鲁班BIM团队服务过的众多企业,BIM技术应用已成功从项目级应用进入企业级BIM系统平台搭建,如贵州建工、中建二局、南通二建、中铁城建、中亿丰等企业全集团全面推广应用鲁班BIM技术;鲁班BIM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国内领先水平,符合中国建筑业特色的技术特点与服务方式,使得鲁班BIM成为建造阶段BIM应用的第一品牌。

2015年底,鲁班软件完成一轮融资,晨晖资本、长江会基金领投,联合稼沃资本、筑+资本等多家机构共同向鲁班软件注资3亿人民币,这是业内公布的最大的一次BIM技术领域VC/PE投资。

我们有理由相信“鲁班”的前景必定会美好,因为这项技术的春天已经随着雷声来临。


hackIE

网站合作联系方式:admin@chinabim.com,咨询热线:400-710-1358

CopyRight(C) 2008-2016中国BIM网(www.chinabi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