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旧版首页
当前位置: BIM新闻>>智慧建造>>BIM大数据

智慧城市建设中政府大数据开放与市场化利用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2日 15:17 来源:大数据期刊
摘要:

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政府大数据是一笔宝贵的“资产”,是高价值密度的大数据源。利用好政府大数据对于促进城市经济发展和提升公共服务都大有裨益。

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政府大数据是一笔宝贵的“资产”,是高价值密度的大数据源。利用好政府大数据对于促进城市经济发展和提升公共服务都大有裨益。企业是政府大数据与公众需求问题解决方案之间的桥梁。开放政府数据并通过企业进行市场化开发是政府大数据释放价值的有效途径。以宁波市智慧城市建设中的政府大数据应用为例,分析政府大数据市场化利用的障碍和挑战,并探讨了政府大数据市场化利用的模式与对策。

1  引言

“十二五”时期,在国家相关部委的推动下,我国已经开展了数百个智慧城市(城镇)建设示范项目,智慧城市(城镇)建设成为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智慧城市建设的关键是要实现城市市民生活、生产和城市政府管理方方面面信息的有效集成和知识发现,在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支撑下,实现人们生产和生活以及城市管理的信息化、绿色化和人性化等目标,最终实现城市建设和发展的科学化和智慧化。20世纪90年代,钱学森先生就提出“大成智慧学”,他翻译成“wisdom in cyberspace”,明确指出:“必集大成,才能得智慧”。也就是说,出智慧的关键在“集”,有了“集”才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大成智慧。而要形成这个“集”,必须有广泛意义上的数据有效集成和融合。智慧城市建设产生的大数据包括城市的全部事实、经验、信息和知识等,这些都是“集”的对象和内容。从大成智慧学的观点来看,智慧城市能不能建成,关键看能不能把不同部门、不同渠道的数据巧妙地融合集成。因为每种数据来源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不同的数据角度不同,但可以描述同一件事情。只有融合集成各方面的原始数据,才能反映事物的全貌。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就隐藏在这些原始数据的相互关联之中。近些年,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不断推进,政府相关部门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往往与公众的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是具有“高价值密度”的大数据。因此,集成、融合政府大数据,对实现政府科学决策、城市有效治理和服务城市民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挖掘和利用政府大数据的价值,一方面要促进政府部门数据的融合和共享,以实现政府大数据的内部利用,更重要的是要促进政府大数据的对外开放,以实现政府大数据的市场化利用。从应用目的来看,实现政府大数据的内部利用,重点在于优化业务能力、提高决策水平,而实现政府大数据的市场化利用则是面向公众需求、建立商业模式、创造经济价值,让百姓的生产和生活更加有效和便利。

2  国外政府大数据开放与市场化利用的案例与经验

大数据的开放和利用将成为下一个10年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2014年5月,印度尼西亚的慈善创投基金Omidyar Network委托澳大利亚咨询公司Lateral Economics开展了一个研究项目,研究结果表明:开放数据将在未来5年中为所有G20(20国集团)国家贡献大约1.1个百分点的GDP增长,占到2%GDP增长目标的55%[1]。2011年,麦肯锡咨询公司发布的关于大数据的咨询报告指出,信息资源增值应用可为美国的医疗服务业每年节省3 000亿美元,为制造业产品开发、组装等环节节省50%的成本,为欧洲的公共部门管理每年节省2 500亿欧元,为全球个人位置数据服务提供商贡献1 000亿美元[2]。

为了取得数据开放的效益,美、欧等各国各地区政府在立法、培训教育、互动反馈等方面做了大量扎实的工作[3]。政府数据开放首先要有法律保证。美国拥有一套较为完善的法律体系,核心法律包括《信息自由法》[4]、《宪法第一修正案》、《电子信息自由法令》、《阳光下的政府法》、《隐私权法》、《GPO电子信息获取促进法》等。有了法律,还需要执行和监督机构,美国不仅设立data.gov行政督导委员会和data.gov项目管理办公室,由它们为data.gov的执行提供政策和策略建议,还由司法部信息政策办公室(OIP)负责监测《信息自由法》的执行。

合作是美国开放政府数据成功之处。具体而言,其合作路径主要包括3种,第一,构建跨部门工作组。为了引入各部门的专业知识,美国成立行政管理及预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OMB)高级顾问组,其成员包括首席信息官委员会、机构间统计政策委员会、联邦地理数据委员会等7个部门的代表,这个机构由信息和法规事务办公室及电子政府和信息技术办公室共同领导,为行政管理及预算局提供有关data.gov的数据策略,从而确保各行政部门数据发布和共享的实现。第二,形成网络化合作关系。由于各个部门都是在data.gov上发布数据,因而美国各个部门首席信息官都在部门内部指定数据管理员,并将其作为“连接点”,从而在部门与data.gov项目管理办公室之间搭起一座桥梁。第三,加强政民互动。政府机构提供数据,公众是数据的最终用户,公众满意度直接决定着开放政府数据的成效。data.gov强化了公民参与,主要体现在,公众既可通过在data.gov站点上以电子邮件、评论等方式进行反馈,也可以通过诸如Twitter、Facebook的社交媒体与data.gov对话链接中提供的沟通方式进行互动[5]。

美国政府为了推动开放政府数据政策的有效执行,分别从内外部做好了铺垫。第一,推广开放数据的价值。为了提高公众对于data.gov的认识,美国政府任命了一个“数据推广员”及一个交流专家团队,由他们对公众及政府部门进行开放政府数据宣传。第二,良好信息沟通。隶属于司法部的信息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Information Policy,OIP)经常与各个机构的首席信息官会面,并举办培训研讨会。

每年6月1-2日,美国举行“公民黑客日”活动,届时美国劳工部、人口普查局以及国家航空航天局都为黑客提供开放数据,方便外界开发有助于社会发展的技术,目前已经有27个城市准备举行这样的活动。黑客(hacker)与骇客(cracker)是分属两个不同世界的族群,黑客是有建设性的,骇客则专门搞破坏。“公民黑客日”是美国政府与一些民间机构、投资基金会等合作开展的一项活动,其目的是增强政府透明度和公民参与度。

澳大利亚政府积极推动公共行业利用大数据分析进行服务改革[6],制定更好的公共政策,保护公民隐私,提高生产力及创新收益,并协助政府解决各种难题。澳大利亚政府数据开放通过5个阶段将数据开放流程化,这5个阶段依次是:发现数据(discover)、过程处理(process)、授权许可(license)、数据发布(publish)、数据完善(refine)。同时,政府制定了数据开放共享的六大原则:数据属于国有资产;从设计着手保护隐私;数据完整性与程序透明度;技巧、资源共享;与企业界和学术界合作;强化开放数据。六大原则将积极推动和促进政府数据的开放和利用。

data.gov.au是澳大利亚政府信息目录的开放数据平台,用户可以在该网站上简便地搜索、浏览和利用澳大利亚国家政府、地区政府的公共数据,政府鼓励所有用户通过更新工具和应用从信息中得到实惠。该网站包括114个部门的1 103个数据库和18个应用软件。网站上的数据来自澳大利亚政府多个部门,该网站提供数据下载,并提供其他数据目录或资源的链接。新加坡具备全球顶级的宽带网络、数据中心基础设施条件,另外政府对信息产业很重视,各种应用的开展也相对较快。

新加坡是世界网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也是全球十大高速网络架构之一,承载了东南亚地区半数以上的第三方数据中心存储量。另外,作为全球数据管理枢纽,新加坡汇集了东南亚超过50%的商业数据托管及中立运营商数据中心。据媒体报道,新加坡还计划建立一个占地面积超过12公顷的数据中心园,吸引世界级的互联网及媒体公司在新加坡发展其内容及服务。众多国际IT巨头如谷歌、Paypal等都在新加坡建立了自己的数据中心。

新加坡电子政府采取的是“市民、企业、政府”合作的模式,市民和企业可以全天候访问1 600项便利的政府在线服务。市民只需牢记一个密码——新加坡通行证(Singpass),即可享受相关电子政府服务,如便捷地在网上查询交通出行信息、办理住房申请和税务申报等。企业组织也拥有统一的与各政府机构进行互动的唯一身份识别码(UEN)。企业可以在线办理商务许可服务、工作许可服务,还能通过电子商务中心查询和参与政府招标与采购项目。

数据公开方面,data.gov.sg是新加坡政府分享公开数据的平台,于2011年6月启用,目前开放了来自60多个公共机构的8 600个数据集,其中,50%的数据是可机读的。其中,OneMap是一个地理空间数据共享平台,目前有60种不同的地图主题。利用这些开放数据,企业和部门已经开发了100多项应用,涉及停车信息、公共厕所、野猫管理等。2012年,新加坡政府公布了《个人资料保护法》(PDPA),旨在防范对国内数据以及源于境外的个人资料的滥用行为。新加坡政府积极推进数据公开,新加坡土地管理局(Singapore Land Authority)为基于位置的服务(location based service,LBS)的企业提供了开放数据平台,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通过开放交通数据,鼓励企业或个人开发提升公共交通效率的应用软件。

加拿大的大数据市场也在逐渐升温,早在2010年,为响应公民对数据的需求,加拿大就在逐步开放地理空间数据,方便民众使用。加拿大众包地理位置数据创业公司Locationary创建了一个数据平台,可以搜集并聚合有关企业资料的信息,使这些数据的准确性和一致性得到保证。Locationary已分析了56.1亿个数据区(data field),管理着1.75亿份资料。

3   宁波市政府大数据开放与市场化利用的现状与问题

国内研究人员在我国政府大数据开放、政府信息资源共享等方面也做了大量的研究[7-10],研究表明,我国政府数据开放实践当前存在6个方面的主要问题:数据量少、单一价值低、可机读比例低;开放的数据多为静态数据;数据授权协议条款含糊;缺乏便捷的数据获取渠道;缺乏高质量的数据应用;缺乏便捷、及时、有效、公开的互动交流。

宁波市是我国较早开展智慧城市建设的城市,信息化水平较高,在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方面也做了一些开创性的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中国工程院和宁波市设立了联合咨询课题,对宁波市的智慧城市建设(包括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做了较深入的调查分析,发现了一些共性的问题。

通过系统性调研宁波市政府9个部门和平台的政府大数据开放与利用的现状,上述我国政府大数据开放与利用的6个方面的问题都有所体现。表1是对宁波市几个政府部门掌握的数据情况及应用情况提炼分析和对比的结果,包括该部门掌握的最有价值的数据、在数据开放和利用上的最大优势、当前的主要应用情况以及共享开放和利用的最大问题等几个方面。


hackIE

网站合作联系方式:admin@chinabim.com,咨询热线:400-710-1358

CopyRight(C) 2008-2016中国BIM网(www.chinabi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